Board logo

标题: 别样雪 [打印本页]

作者: 幽泽    时间: 2017-4-19 21:19     标题: 别样雪

别样雪


2017年的第一场雪,来得方式是那么特别!前两天春光正好,花开斗艳,没有一点点防备,她却翩然而至了。几次天气预报说要下雪,大家翘首以盼,迟迟不约,吊足了胃口,终于还是来了,几期相遇,又在情理之中。

起先伴着淅沥沥的小雨,在漆黑的夜晚,悄悄地来了,无人知晓。夜已深,干脆把沙沙的雪子一阵阵丢下来,沉沦在无尽的缠绵里。本该沉闷的声响显得异常跳跃,侧耳细听,仿佛有一群精灵在窗外舞蹈。让你忍不住欣喜地要与人分享这一重大发现,只是收到“哦”的一声回响,像呼啸的冷风,所过之处,温度骤然降下,像跣足披发听雪这样的风情雅事也只能由孤独的隐士独享了,闷回了被窝里。雪花大概也懂了,笑声不闻声渐悄。

第二天早晨,善解人意的她用小小的羽毛试着挠一挠,想抚慰那些曾经受伤的心。减一分则太轻,增一分则太重,太轻没有效果,太重痛楚感太强,难以承受,就这么飘飘悠悠一点一点钻进雨的空网,又倏地不见。矜持的人不动声色,用伞去接,碰上一个调皮的孩子,一抖就震散了。他们不用担心迟到会受到责备的,这样特殊的日子是有理由的。成年人也童心未泯可不成,有该做的事情,该尽的责任。

看准时机,灰白色的天空加大了投资力度,千万个大片密集地扑来。想起很多年前一部电影《英雄》里大秦攻城的前奏,千万枝箭一簇簇拥来,任你有多超群的武艺也躲不开,你外在多高大就有了多大的靶子,微小的事物一聚合迸发出可怕的力量,雨刮器使出浑身解数也腾挪不开,可视距离不到两米,打开车灯缓缓前行,才发现已到单位。孩子们有的立在操场,想站成一尊雪人;有的守在花圃,等待花叶的沉积;有的把伞倒挂过来,野心勃勃;还有的把手伸出窗外,迎接这春的使者;更有一群野马在四处撒欢,寻找多一点的痕迹。

南方的春雪像烟花样绚烂,也像烟花般不能长久,等终于把一切收拢,安静下来,车顶的积雪已刮得干干净净,大红的山茶花瓣里埋藏着的许多晶莹的秘密也被挖掘出来,娇艳欲滴。门前的辛夷不肯沾染一点浮华,多情不改年年色。老天仿佛使了一个定身法,瞬间把一切美好定格。雪后晴明,只留下楼道里点点的水渍,还隐约地诉说,她曾经来过。也许春雪总是太慈善了,不管有多少风雨,走过去,太阳依旧会升起。

乖顺的孩子也忍不住怨嗔,这是不是一场假雪,一会儿就没了,我要爸爸妈妈带我去看雪。相约去山里看雪的人络绎不绝,当年柳宗元笔下:“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雪冷清孤寂的,不带一点人间烟火,今人见雪车水马龙,繁华如梦。


作者: 周游    时间: 2017-5-5 14:18

好文章!




欢迎光临 鹅湖文艺社区 (http://ehwy.334500.com/)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