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生命的色彩

本帖最后由 周游 于 2017-5-5 14:07 编辑

                        生命的色彩

                                        ———访弋阳大鹄叔札记


              
                                                


丁酉年清明节的下午,全家兄弟姐妹,来自深圳、上海、南昌、上饶,从铅山驱车前往弋阳探望一个人。

阳春三月,在西斜的阳光下眺望,远山如黛,近视江水清澈,微风拂面,气候宜人,绿色的湿润空气扑面而来。我们踏着整洁的水泥路,走进巷口第一栋楼房,去拜望大鹄叔。

大叔的家就坐落在县城的信江边,一座几十年的小楼庭院,简朴整洁,客厅里古朴幽静,涵养着主人飞翔的翅膀。一进门便看见大鹄叔从靠椅上艰难站立,大家赶紧扶持他坐下。

不幸身患胃癌的他,从容、沉静、慈祥,含笑的双目注视着来客。神情又恢复正常,仿佛他的音容笑貌回到过去,兴致勃勃谈笑风生。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他真正将大家来探望当成了一件“喜事”,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桌子陈列着大叔近几年的一些作品,其中有呕心沥血所写的《张大鹄自传》,他送给我一本说:“这本自传要亲手赠送给你。”“那就请您签名,更有纪念价值。”我高兴要求道。不料他即刻动笔,在内页认真书写:赠周行惠存。签名:张大鹄,落款年月日。

有多少人,不是沿着他老人家的脚步走进弋阳古老小城,走进翠色逼人的弋阳乡镇?那清流潺潺的小河,宁静淳厚的弋阳大地,悄然走进大叔笔下美丽而悲凉的故事中。

去年,病重前夕,八十五岁高龄在他,想起来写自传,写他人生旅途中,那些难以忘却的人与事。

墙上挂着一帧彩色两人照片,拍摄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大叔儒雅俊朗,穿一袭中山装。身旁是已故原国家副主席汪东兴(弋阳人),身著休闲服,在北京客厅里一幅世界地图前合影。

另外一帧照片,那是他和夫人方红,白发如霜的大叔站在江畔,衣领被风吹起,夫人温柔地仲出手,为他整理好衣领。那温情的一瞬间,被摄影师永久定格在镜头中。

原来,历经沧桑的大叔,他一生是幸福快乐的。因为,他有一位举案齐眉的知已。就是这双温暖的手,为大叔化解往昔岁月的寒霜与酷暑,拂去多少内心深处的伤痛苦涩。两位耄耊老人牵手走过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患难与共,一往情深,相濡以沫。

《张大鹄自传》以作者“悠悠岁月长相忆,浓浓深情涌笔端”为引言。高度浓缩了他高尚的品德,赤子一样的情怀。建国初期离开老家铅山,来到弋阳扎根、开花、结果。在弋阳成家立业,历任过街财粮、区民政助理、县监察员、党校副校长、乡党委书记、县中学校长、县委办副主任、宣传部长、公安局长(县常委),人大副主任。

我来探望大叔,看见绿水青山的弋阳,于静寂中弥漫着淡淡的忧伤。这发自内心深处的思绪,袅袅婷婷,进入我的精神世界。我不晓得,繁花似锦,绿草成茵,浓荫匝地,那些淳朴的村民和民俗文化,可曾就是您钟爱过的风景?

弋阳县委党史办、县志办将大叔先后任职和照片编入《弋阳人物》一书;县志中的县级干部记录了他的姓名。令他难以置信,一九五五年“赣东北报”刊登他在特大洪灾中,见义勇为、舍己救人的英勇事迹,收录进弋阳县志。

感叹大自然处处透露出生命的色彩,赞叹岁月风霜都是杰出的艺术家。默默叙述着生物变迁的起伏和辉煌……晚霞渐起,映照得蓝天白天下县城缤纷色彩的喧闹。

“最美夕阳红,只是近黄昏”。惊讶地看到大叔似乎久病初愈,焕发出一股顽强的生命力,离别时的一幕,令你没齿难忘。他以幽默的乐观态度,即兴跳起了“慢四”交谊舞,用此特殊方式表达谢意!

在车窗回头一看,大叔那弱不禁风的身躯,宛如生命的色彩。像一部巨大史书,仿佛伫立定格在时光中,厚重质朴似一块岁月的岩石,永远不会风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