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忆陈静吾先生

本帖最后由 一沙一世界 于 2011-6-7 00:49 编辑

忆陈静吾先生
丁智
     陈先生居乡野,以书为友,以歌为伴,以词为娱,以樵牧行医种稻为生,以看山观水选地择日为趣。穷则穷,味则有味。         
    第一次见陈先生是在马言兄那老街的书房,他穿一件灰色的棉袄,手捧着一本线装连史纸印刷的古书,雪白的眉毛贴着那灰黄的书页一颤一颤的,只听到他兴奋的啧啧称赞:好书、好书。他抬起头时,我看到他的眼神闪着孩童般的喜悦。他直起身,那魁梧身躯在马言那典雅的书屋中,像横着的一段山脊。
    第二次见到陈先生,是在石塘一个叫丁马山的小山村,我与汪峰、金发等同往。那是一个水渠环流、翠竹摇拽的山岗。那是个夏天,推开一扇篱笆小门,在一幢摇摇欲坠的房子中,陈先生光着臂膀,胸拢着一把蒲扇,斜躺在书桌边的椅上而盹,一本古书挡着他的半边脸。环顾整个厅堂,只有一桌、一凳、一椅而已,书如废墟中的砖石堆在墙的一角,一碗豆豉拌红辣一碟卤豆腐挨着一块砚,几支秃毛笔伴随着诉说着这个清风四壁的家园。他的贫穷让我们从深山问道的喜悦一下过渡到悲凉与沉重。厅的上方有只蜘蛛落下,蛛网在他的鼾声中好像微微地颤动着。象来到破落的庙宇,我们有点不知所措。突然,东厢房有一声呼唤,陈先生在酣睡中松开了眼侧转了头。我们寻声一看,在厢房门口,突然站着一个老太婆,灰白的头发灰黄的脸,人瘦得如她手中的竹杖。她目盲,是陈先生的妻子。我突然觉得自己一下没有了一直想与陈先生谈词论书的兴致,想告辞,却又突兀。一行人静静地待在陈先生这四壁落尘的厅堂不知怎么将这次阳春白雪的拜访开场。还是陈先生打破僵局说:没什么招待,就写字吧!说完他到里屋拿出宣纸,铺纸于桌,大家好象一下又从刚才的情境中苏醒似的,牵纸、磨墨、递笔、讨论书写内容不亦乐乎。只见陈先生调笔沉思,疑目于纸,突地落笔,刷刷,笔走龙蛇,势若山涧之奔流,手随目笔随身,字若流云。书至一行,笔势渐缓,若夏夜凉风荷花送香,写着,他的口也微动着,似自语,突然他的左手一挥,竟唱起歌来,只见他边唱边写,笔随着歌的节奏时而宛转时而奔驰时而停驻笔在纸外有空灵之想。他的声音一会儿高昂、一会儿低吟、一会儿奔流、一会儿沉郁,脸上始终洋溢着一种沉静的幸福。他光着膀子,对纸对笔对墨,如对茶对酒对风景对佳人地痴狂,心无旁骛,行至纸穷处,兴犹不减,竟搁下笔,手抚镇纸,对词再歌,他发白的眉在歌声中舞蹈,快乐的就象夏雨之后的蝉鸣在青柳中摇曳。歪倒的屋好像有了诗意,贫困的生活好像有了坚韧与朴素的光芒。当我在蹒跚的山间小路回望他那翠竹半掩的小屋时,心中的感慨高远。
     是不是有快乐就没有了贫穷。
     第三次见陈先生,好像是他去世前几个月,人比想象中苍老。他的右手已经打颤。他斜靠在椅上,灰黑的眼神如他居住的房子透着岁月的沧桑与无奈。只忆得除了安慰还只有安慰。同行的书友打开自己的书作请教,陈先生呆滞的目光中竟然闪着一丝亮光,沟壑般的面容荡漾着一种春光透着几许欣慰。看到我们自带着宣纸,他突然提出要写字。他努力站起身,艰难地挪着步子靠在书桌边,颤动的手紧紧地抓住毛笔,蘸着砚中的残墨,沾着碗中的青水,笔在纸的上空徘徊,几滴墨落下,像泪,我突然想哭,为人的暮年也为艰难的生活。“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月白风清,多美的诗句多美的时光与风景。笔在宣纸上行走,就象阳光在雪地上将村外菜园的篱笆退去雪花,留下一节一节又一节的坚强。“蝉”字的最后一竖已经飘到纸外了,像风筝的线。。。。。。心中有字,而陈先生的手已经不再从心了。
第四次见陈先生,他已经长眠在一片山花遍野的山坡,那儿翠竹相望,稻香环围,无限地清鲜悠远。坟上无碑,就如在书法历史的册页中,还没有镂刻陈先生的名字。
    命运对他是不公平的,包括艺术的评价与地位。
    听说,陈先生是山东郯城人,少时失怙,是国学大师梁漱溟的弟子。投笔从戎抗战。解放时,携妻小乞讨至石塘丁马山安家。文革遭批斗,期间妻子双目失明。不名当代,清贫终老。
   陈先生懂音律、通易经,熟中医、武术,尤精诗词、书法。他博学的这些项目中我只略懂他的书法,还有他与书法互相快乐的单纯与无邪。
陈静吾书法1.jpg
陈静吾书法2.jpg
1

评分人数

  • 王剑

无语
变焦基本靠走,对焦基本靠扭;遮光基本靠手,虚化基本靠抖;测光基本靠瞅,防抖基本靠肘;除尘基本靠口,镜头基本很狗;精品基本没有,废品倒有一篓!没事自个乐呵

TOP

饱眼福!

TOP

惜无缘得识

TOP

似曾闻卢志坚谈过陈老先生!

TOP

文章写得很好,拜读了。
逐梦踏实。。。。[img][/img]

TOP

未曾拜谒过先生,甚憾。
清风挽两袖,山翠洗一生

TOP

阿罗有先生的绝笔

TOP

社区里唯一一篇能入我法眼的文章.。
过客 发表于 2011-5-4 12:39



    你在这里讲什么话,要尊重其他作者。

TOP

回复楼上:请先生写出好文章来吧,用作品说话最有说服力。
过客 发表于 2011-5-4 21:36



    请过客先生用自己的作品来证实自己评价的份量!
也让我等井底之蛙长长见识!
不要只看到我的好,其实我的温柔如刀!

TOP

古人云: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情深的熟的材料会写好点。百花齐放才见春天。萝与青菜各有所爱

TOP

过客既是过客,又何必认真!我们既然知道他是过客,又何须与他较真?
其实大家都是过客,匆匆忙忙的来来去去,好与不好,都似烟云……但过客留下的鸿爪,似乎并无过客的澹泊,倒像是心中钵万物,处处惹尘埃了——看来,过客是一个高人。哈哈……
清风挽两袖,山翠洗一生

TOP

本帖最后由 如刀割的温柔 于 2011-5-6 16:31 编辑
伤歌先生,你的名字很拗口,听着虽然不会让我想吐,但总不舒服。
“伤歌”即伤心地歌唱,屈原《九歌。少司 ...
过客 发表于 2011-5-6 13:03


过客先生太看得起自己了,名字不过是个代号,更何况是网名……
他本不是诗者,何来诗意?
不要只看到我的好,其实我的温柔如刀!

TOP

温柔先生也太小看伤歌了,你这样说他,他会伤心的唱歌的。
过客 发表于 2011-5-6 22:07



    那是因为他了解我。
我本不是诗人,怎会的诗意?
伤歌,是我受伤了仍能歌唱,是对世的乐观态度,你不懂就别瞎说!
伤,我仍自歌唱!

TOP

[attach]2808[/attach]
学问深时高气平,精神到处文章老。细读数遍,尊师教诲历历在目,不由泪眼朦胧...
二十年前,与陈老相识,先后二十余次登门讨教,陈老均热情有余,淳淳教诲。只恨
天资愚钝,学无所成。谨以陈老前辈一幅字供大家欣赏,聊表不成器的学生对老师的
无限思念与敬意!
特别感谢丁先生为陈老写的这篇文章!谢谢!
过错只是暂时的遗憾,而错过则是永远的遗憾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