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信州又有稼轩家

信州又有稼轩家


来到上饶稼轩城,不要说地球人都知道,起码稍有一丁点文化的中国人都会知道,这城名与辛弃疾这人有关,要不信州区这投资十多个亿兴建的小区怎么会取名稼轩城呢?

早在八百多年前,辛弃疾从临安赴冀州任职就途径过当年的信州,他对北枕灵山,三面环水,风景秀丽,交通便利的带湖早已尽收眼底了。后来又分别在隆兴、潭州、福州等地任安抚使,也经常会过往于信州,还常常会在带湖边憩息几日,欣赏着带湖的风光及灵山的美景。再后来他干脆在这湖边搭起了茅草屋,并将这草屋视为自己的家,一住就是十天或半个月。

他在当年的信州府治之北郊建筑带湖山庄,我不知道其建筑年限、耗费资金以及资金来源,我等不可能也没有这种能力去考究这一史实,可诸多资料把山庄建筑落成时间却牢牢定格在公元一一八一年。其建筑风格古朴典雅,而亭台轩榭多临水而搭建,庄内修竹茂林,桃红柳绿,鸟语花香,曲径通幽,湖光山色让人陶醉。建成后他把这带湖山庄称之为稼轩,后来又把这“稼轩”二字以之为别号,辛公携家迁住山庄后,期间写出了犹如“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等大量优美词作,其中田园词作占多数,描绘了一幅幅清新活泼的南宋农村风景画,他的《稼轩词甲集》就问世于此

也许人们都知道太湖,也了解洞庭湖,更熟悉鄱阳湖,也许对于“带湖”大家的确会有点陌生。有的或是不曾听说,有的或是知晓甚少,殊不知辛弃疾在带湖闲居了十多年,留下了“带湖吾甚爱,千丈翠奁开。先生杖履无事,一日走千回”等脍炙人口的佳句。有人说他在带湖闲居十年,也有人说他在带湖闲居十三年,我看这都不很重要,至关重要的是他闲居带湖时还在力主抗金,并曾上奏《美芹十论》与《九议》,条陈战守之策,这都足已显示出他卓越的军事才能与爱国热忱。如今,好在信州区还有一条路叫带湖路,要不“辛弃疾和带湖”这被紧紧捆绑在一起的历史,便会让那几百年的风风雨雨洗漱的干干净净,而在平常百姓脑海里却不留一丁点痕迹。

辛弃疾在带湖山庄闲居期间,纵情于田园山水之间,他或填词,或吟诵,或把自己完全交给大自然。不过偶尔也要走走亲戚,访问文友,这不在那信州至崇安的古驿道上,一不留神还能触摸到布满留有宋词和理学文学脚印的恒温。他与大理学家朱熹一个住信州,另一个住崇安,您来我往,频繁走动,共研四书五经,商榷收复中原良策。然而,辛弃疾往返于期思村时,都要在瓜山脚下停歇片刻,还发现了水从半山喷下的一眼泉水,它先流入一规圆如臼,而后流进一规直若瓢的前后石锅里,水质长年清澈见底。他便依据孔子“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的含意,将期思村的这眼泉水取名为瓢泉,并心生在此修建新居的念想。从此,一眼普普通通的山泉与一位"横绝六合,扫空万古"的一代词人和民族英雄联系在一起,寄托着后人对历史风云的无尽的情思。有一年,也就公元一一九六年,无名烈火焚烧了他在信州的带湖山庄,辛弃疾只好携着家眷迁徙到期思村的瓜山脚下,可他在这瓢泉一住就是十二年并终老于此,期间所填宋词至今还在传诵的有二百五十六首。

在离信州区不远的阳原山,是江南丘陵山脉最为普通的一座小山包,可辛弃疾长眠于此,却引来了很多很多戴眼镜的、端相机的等等可以说是斯斯文文的人,他们或吟诵,或鞠躬,或跪拜,或哭泣,或沉思……一位台湾游客,在游览鹅湖书院时得知辛弃疾安葬于阳原山后,他立即取消了其它行程,火速赶往阳原山,边嚎啕大哭,边手捧黄泥为辛墓培土。我等本土书生,每年清明都得相邀前往祭拜,总想沾点文气,到了墓地鞠躬、献花、致辞等也算是了事。有一年把祭祀形式又增加了依律填词,还得人人过关,有的文友把一首首辛词谱曲后还在墓前吟唱。本来我的文字功底就不怎么的,再说作诗填词我的确是位门外汉,可不管任我怎样推辞也过不了这一关。故此,我也只好即兴填词一首——《鹧鸪天祭扫辛公墓》:

春绿阳原艳阳天,吟词祭拜在墓前。

银丝在颊春无奈,功德岂能比稼轩。

三叹息,效先贤,辛公事迹记心间。

青山有幸埋忠骨,更喜文坛有续篇。

待我用很不标准的普通话朗诵这首词后,文友们还是给足了我的面子,我知道,那阵阵的掌声应该算是给我的鼓励吧。

我曾参与过本县辛弃疾文化园建设出谋献策等工作,懂得其标志性建筑物——辛弃疾塑像的高度,是以辛弃疾第一次踏在信州土地上到终老时的年限而定,也知晓塑像面北的寓意,当然更应该知道当地打造这张文化牌的用意。谁知塑像建成后,不止一位当地老人见了塑像就跪,还念念有词的说,这尊菩萨也塑的太大了,比庙里的菩萨高多了。我有幸听到了这位老人的原话,你说这时叫我是哭好还是笑好呢?像这样一位既是开一代词风的伟大词人,又是勇冠三军、能征善战、熟稔军事的民族英雄,我不知道在辛公终老的当地,还有多少“老人”不识这尊大“菩萨”。这次随上饶市文联采风团来到稼轩城,深感信州区的谋略者大打文化牌,把一座城、一条路都用文化名人辛弃疾的号“稼轩”来命名,这恰恰是信州人的高明之处。

辛弃疾出生于异族占领地——济南历城区,成人后一直漂泊在外力主抗金,收复中原,直到被贬后才闲居在带湖和瓢泉。如今信州人在带湖边建造了稼轩城,使这一飘浮了八百多年的孤魂在信州区又见到了家。

向多产作家学习!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