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憩园漫步

憩园漫步


漫步在陈家坞憩园的游步道上,仿佛自己已穿越了时空,来到了幽静的古树丛林里,苦槠、香樟、枫香、青冈、马尾松等上了年纪的古树木叫你看也看不过来。竹制的凉亭下传来“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郎朗的读书声,石桌上摆放着一副象棋,除石凳上坐着两位对弈者外,石桌傍还站立着三五位观看棋局的人。要不是对弈者和观棋人身着现代服饰,我还真以为自己已经回到了唐代或宋朝……

陈家坞有着一千三四百人,半数以上都属复姓欧阳。一直以来,我对欧阳、诸葛、上官、皇甫等复姓忒有敬慕之心,也许是他们家族在历史的长河中有着代表人物的缘故吧,像欧阳这一复姓,小时候练字就喜欢欧体,对欧阳询的楷书更是喜爱有佳;后来研读了《醉翁亭记》和《秋声赋》,对那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而产生了好感。这次组织作协会员到陈家坞采风,应该说就是冲着欧阳修后裔居住地而来的。早在八百多年前欧阳姓氏就从庐陵迁徙于此,他们以耕作和烧制石灰为生,在这里繁衍生息,已经是第三十五代子孙了,村里
的“欧阳宗祠”门口有楹联“德传怀玉声著庐陵自昔人文蔚起,秀毓馀阳支绵陈坞於今俎豆馨香”足以佐证。我问过好几位有一定文化素养的陈家坞老人,欧阳姓氏是逃荒?是避难?还是因战乱而迁徙到陈家坞来,可一直还没找到合适的理由。

我带着“十几年或几十年来,欧阳姓氏的子弟高考成绩名列前茅有哪几位?上过或正在上名牌大学的又有哪几位?”来到陈家坞,就这一问题多次问过村里的百姓,他们的回答没有我所理想的答案。一位曾经在省城念过普通大学且又回乡教书的欧阳老师更让我失望,她说,这么多年来,考取一本学校的一位也都没有,就像她这样能考取二本学校的也已经相当不错了。我原本认为,像欧阳修这样大文豪的后裔,全身都流淌着曾经在欧阳修血脉里流过的血,遗传基因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其后裔考个一本或重点什么的学校也应该是没问题的。谁知,经过三十几代的婚配,欧阳姓氏已与当地百姓也没太多的不同了。

相传欧阳修到了晚年,还经常把自己年轻时的文章拿出来修改,老婆心疼地规劝他:“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费那么多心力,您又不是小孩子,还怕先生要骂您?”欧阳修笑了笑地抛出两句话:“不怕先生骂,就怕后生笑。”他的这种文学意识和认真的态度,在陈家坞欧阳氏人士家族里的确得到了真传。这不,陈家坞三点合一新农村建设点那幽静高雅的憩园、图文并茂的文化墙、朴实厚重的欧阳宗祠、山林环绕的龙山公园、健身休闲的欧阳修广场等等都凝聚着陈家坞村民的勤劳实诚,按这里老百姓常说的话就是“要建就建好来,免得别人说闲话。”

欧阳姓氏为何迁徙到铅山,还有待文史专家进一步考究,而陈家坞欧阳家族之祖欧阳修,他与铅山状元刘辉却有过一段传奇的邂逅。年过半百的欧阳修,曾经做过礼部贡举的主考官,并以翰林院大学士的身份主持了进士考试。当时他倡导平实的文风,落了一批自称“太学体”考生的歪风,大胆录用了卷面文章语言流畅,说理透彻的苏轼、苏辙曾巩等考生。而铅山籍的考生刘几就是一名太学生,且还是“太学体”的领军人物,他们常常玩弄古书里生僻字词,主考官欧阳修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太学体”。阅卷时,他看到一份试卷开头写道:天地轧,万物茁,圣人发。这遣词用字看似古奥,其实也相当别扭,其意思无非是说,天地交合,万物产生,然后圣人就出来了。对此,欧阳修便就着它的韵脚,风趣而又犀利地批阅道:秀才剌,试官刷!意思就是说这秀才的学问不行,主考官不会录取的!后来,刘几等狂妄自大的太学体考生,一个个得知自己都没有被录取,纷纷想借机闹事,甚至有人还扬言要到街上拦住欧阳修痛打一顿。再后来,刘几回乡后一心苦读精研,痛改昔日舍近求远、高谈阔论不务实际的坏毛病,更名刘辉重新参与考试,并以静而延年,独高五帝之寿;动而有勇,行为四凶之诛的佳句赢得了宋仁宗的钦点状元。

陈家坞属于葛仙山脚下的一个小村,永篁公路穿村而过。我记不清有过多少次途径陈家坞,可我却记得仅有一次在陈家坞停顿过:二十多年前,那是一个漆黑漆黑的夜晚,我们开着一辆“老爷车”,路过陈家坞时车灯没了,问村民说这里没有修车的人,便买了几只手电筒准备照着行车,谁知手电筒的亮光根本就不起作用。正在焦急之时,当地的一位村民主动开着农用车,跟在“老爷车”后面照着我们的行程,直至行驶了四五华里路到了一个小集镇,帮我们找到了汽车修理点,没收“照路费”,也没留下名和姓走了。多年来,我的脑海里也曾多次浮现过这位好心人,可这位好心人为何要这么做在我心里一直是个迷团,而今天总算有了答案了,我想不是有着厚重朴实家风的欧阳姓氏,又怎能会出现二十多年前的好心人呢?

在憩园漫步已经早就陶醉了,我还依次游览了龙山公园、和园广场、欧阳修广场和保存完好的欧阳宗祠……

            


角度好!

TOP

角度好!

TOP

谢谢!

TOP

美景养眼,美文养心。

TOP

返回列表